树中女妖事件英国史上最著名的无头公案之一“榆树中的贝拉”

本起案件发生在二战时期的英国,案发至今已经超过了70年,诞生了无数的猜测与推理。这些猜测似乎都不合理,但又存在着某种不可捉摸的联系。直到今天受害者的身份都无从知晓,这起案件成为了英国史上最著名的无头公案之一,这就是“榆树中的贝拉”事件。

1943年4月18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席卷了整个欧洲。这场战争不仅牵动着整个英国国民的情绪,也让许多家庭遇上了食不果腹的危机。伯明翰市就有四名少年决定前往哈格利伍德的森林寻找食物,他们想着如果可以打到只兔子的话,就可以让自己和家人们久违的饱餐一顿。但是对这些饥饿的少年们来说,只要有的吃就很好了,吃什么并不重要,比如鸟蛋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其中两名少年鲍勃和托马斯就盯紧了路上的每一棵树,希望能掏到几颗鸟蛋饱餐一顿。

忽然一棵形状有些古怪的榆树吸引了他们的视线,托马斯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树洞中有个白色的圆形物体。他兴奋地把鲍勃招呼了过来,让他上去查看一番,身手敏捷的鲍勃几个动作就爬上了这棵榆树。他用一根木棍伸进树洞中试探,心想马上就能吃到鸟蛋,肚子都忍不住叫了起来。然而掏出来的东西却让他们大惊失色,这哪是什么鸟蛋,分明是一颗人类头骨。上面连着部分没有腐烂完的皮肤,头皮上甚至还留有几根头发,这个情景吓得鲍勃差点从树上摔了下来。这颗吓人的头骨,让几名少年感到作呕,哪里还有什么食欲,他们马上把头骨扔回了树洞,并且为了避免因为偷猎受到责罚,他们约定好谁都不能向别人透露这件事情。但年纪最小的托马斯回到家中彻夜难眠,还是在恐惧之下向父亲倾诉了这件事情,父亲当即选择了报警。

随后托马斯带着警察来到了那棵榆树的位置。这棵榆树大约一米八左右,树中有一个约43厘米的孔洞。警察检查了树干并掏出树洞内的物体后,发现了一个几乎完整的骨架。同时在树洞内找到的还有一些衣物碎片、鞋子和一枚黄金婚戒。这具骨架唯一的缺少的部分是一只手骨,经过后续的搜索,警方在距离这棵榆树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这只手骨。法医韦伯斯特推断,受害人的年龄在25至40岁之间,很可能在35岁左右,曾怀有过身孕。他认为受害人至少已经去世18个月,在进入树洞之前应该是还活着,至少还留有体温,不然去世后身体僵硬是不可能塞进这样一个树洞的。

尸骨上也不存在遭受暴力侵害的痕迹,但有一大片塔夫绸塞在了受害人的嘴里。韦伯斯特猜测死因很可能是窒息。当被问及是否存在自杀的可能性时,韦伯斯特显得有些沉重。他说:我无法想像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自愿钻进树洞里,就算她的身材娇小,也不可能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凭自己的力量把身体缩了这样一棵树里。

然而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能够确认受害人身份的物件,二战期间失踪的人数众多,很难按照名单一一比对。他们只能公开案件信息,希望从外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十几天过去了警方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韦伯斯特为此感到焦虑,身为绅士的他对这样一位女性的遭遇深表同情。经过仔细地检验,他终于找到了可能有助于确认受害人身份的线索。这名受害人的下颚的门牙参差不齐,甚至重叠在一起。有一个牙齿丢失,从骨骼痕迹来看,很像是去世前一年内被牙医拔掉。受害人很可能在牙医诊所修正过牙齿。

于是在5月4日那天,警方在伯明翰日报上发布了面向全市牙医的线索征集。但即使这样有指向性的信息也没能给警方带来任何线索,似乎这位女士以前从未出现在这座城市一样。直到1944年3月,案情才迎来了些许眉目。伯明翰一栋废弃大楼出现了一组文字涂鸦“是谁把贝拉塞到了哈格利伍德的榆树里”。

这是尸体被发现一年后,第一次出现有关尸体身份的信息。之后不久,另一栋近期被破坏过的房子也出现了类似的涂鸦“是谁把卢贝拉塞进了榆树里”,这两次的涂鸦在时隔一年后把案件又拉回到了人们眼前。

警方认为这很可能是凶手在向警方发起挑衅,因此他们向所有市民通报,但凡认识一个叫贝拉的失踪女人就必须报警。也是因此,这起案件被后续人们称为“榆树中的贝拉”。但遗憾的是,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名叫贝拉或者卢贝拉的人和受害人相符。至此,警方再无头绪,“榆树中的贝拉”也就成了一桩悬案。

但正因如此,这起案件也成功吸引了唐纳德·麦考密克的注意。唐纳德是一名英国的新闻记者,也是一名通俗历史学家,在二战期间曾为海军情报局工作过。他对这些骇人听闻的悬案和间谍活动有着浓厚的兴趣,撰写过数十部有关悬案和谍报秘闻的作品。针对贝拉案件,唐纳德翻阅了大量的资料,他发现哈格利伍德是一个女巫团体的聚集地,他甚至还指出了一个古老的传统,就是“把女巫的灵魂嵌入空树”,将空树作为牢笼,防止死去的女巫用她的黑魔法给世界带来更大的灾害。有趣的是,发现尸体的榆树上有迹象表明这棵树偶尔会被修剪,这些修剪阻碍了它的正常生长,树中的空洞有可能就是因此产生。

似乎是为了印证唐纳德的猜测,1945年伦敦大学的人类学家、考古学家玛格丽特·穆雷提出了一个颇为激进的理论。她认为英国一直以来都存在一些信奉的人,她将这些人称为“魔鬼崇拜者”。这些徒拥有一种叫做荣誉之手的仪式,该仪式会在杀害祭品后砍掉他的一只手,这与贝拉的状况非常符合。

然而无论是唐纳德还是玛格丽特,他们的猜测都缺少证据。并且英国警方坚决声称,贝拉的手骨之所以在榆树外部被发现,是因为森林中的狐狸或松鼠移动了它,手骨上不存在被锐器斩断的迹象。巫术、之说无法探究,让唐纳德和警方一样对案件的调查陷入了困境。

1953年,距离最后一次涂鸦出现后的第九年。警方终于承认他们数年间很可能找错了方向,那些涂鸦很可能就是个疯子干的,他很乐于看到警方什么都搜查不到。涂鸦者也和这个案件毫无关联,受害人甚至可能根本就不叫贝拉。警方挫败的言论让唐纳德几乎快要放弃调查,但就在几个月后,一封信件又给这起事件带来了新的转机。

1953年11月,伍尔弗汉普顿的一家报纸收到一封信,寄信人声称自己知道那名树洞中的女人真实身份以及是谁杀了她。信中写道:你们永远不可能解决这个谜题,能给出答案的那个人已经超越了地方法院的管辖权限。这个事件已经结束了,而且跟女巫、黑魔法、午夜仪式没有任何关系。该为案件负责的人已经在1942年死于疯病,受害者是在1941年非法入境英国的荷兰人。信件的署名没有姓氏,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安娜。警方很快派出警力搜寻这位安娜,没过多久,他们就找到了寄出这封信件的人并进行了审问。

这位安娜交代她的真名叫乌娜·莫索普,她的丈夫杰克·莫索普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名飞行员,但被牵连进了散布在英国的整个间谍网和他们的行动当中。而榆树中的女人就是一名间谍,她的任务是确定德军的空袭点位。当天,受害人和一名叫凡·拉尔特的间谍一起开车去接乌娜的丈夫杰克。但不久后两名间谍就产生了某些意见分歧,很可能是关于间谍组织。在争吵中拉尔特便将受害人击昏并放进了榆树中。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无法挣脱逃离这棵树,最终闷在树洞中去世了。乌娜说,不管两个男人对受害人做了什么,她的丈夫杰克在回来后夜不能寐,他反复梦见一个女人在树上凝视着自己,这严重影响了他的精神状态,早在受害人被四名少年发现之前,她的丈夫就已经在精神病院中去世了。

然而警方对乌娜的证言仍然怀疑,因为如果她所言属实,那为什么在丈夫去世十年后才向警方交代这件事情呢?他们认为乌娜所言很可能只是她的道听途说。战争让很多妻子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寡妇向警方编造故事的案例并不少见。但不管乌娜所言是真是假,都让唐纳德受到了启发。为了考证乌娜的说法,唐纳德决定前往荷兰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在那里他找到了一些可能证明受害人是间谍的信,唐纳德了解到在当时的纳粹间谍系统正在招募可能潜入英国的人,并把他们培养成间谍。他们曾经招募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19世纪30年代就生活在伯明翰,她对英国有着足够的了解,并且几乎没有荷兰口音。同时也有记录显示,在1941年3月和4月间,德国所发动的“海狮计划中,的确有五名德国间谍被从荷兰派往英国。其中一名女间谍名为克拉拉,降落地点就在哈格利伍德。但这位克拉拉在降落后却从未与上层联络过,已经被判定为失踪。后来在英国国家档案馆所解密的军情五处档案中提到的事件也印证了这一点。

1941年,一个名叫约瑟夫·雅各布斯的间谍在跳伞进入英国剑桥郡时被抓获。这位约瑟夫随身携带的物品中有一位女性的照片,她的名字就叫做克拉拉·鲍尔。约瑟夫称这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第三帝国已经让她招募成间谍,他们一起接受训练,一起执行任务。克拉拉本应已经渗透进了西米德兰兹郡,但约瑟夫没有得到她的任何消息。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一个事实,榆树中的贝拉就是这位德国间谍克拉拉·鲍尔。然而这位名叫克拉拉的女性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左右,已经和那棵榆树相差无几,而榆树中的贝拉却只有一米五的身高,无论之前的线索看上去多么接近真相,也全都被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所击败。

唐纳德在1968年将他针对该案件的调查整理成了一本名叫《巫术谋杀》的书籍并出版。但他最终也并未得出有关”贝拉“身份的真相。乌娜提到的女间谍究竟是不是克拉拉·鲍尔,亦或是另有其人?克拉拉的姓氏鲍尔在英文中的发音与贝拉非常相似,这是简单的巧合吗?令人遗憾的是,贝拉的尸骨已经在数十年的时光中遗失了,现在人们已经无法用DNA技术去确认贝拉的身份。

2018年利物浦大学的研究人员从档案中贝拉颅骨的照片进行了法医面部重建,还原了她的真实面孔,但仍然没有人能够认出她究竟是什么人。也许贝拉的身份终将和那场战争中逝去的人们一样,消散于历史的尘埃中,永远也无人知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